我和女公关开着丰田双擎去了趟可可西里(上)

飞鸟 11月 28, 202015:37:11
评论
426

靖靖是一名公关,负责广汽丰田活动的女公关。虽说“女公关”这词容易招来误解,但我确实忽略不了她的女性特征。那身材,上峰高耸入云,下峰重峦叠嶂,两峰之间更是镜花水月。韭菜叶宽窄的双眼皮,一张嘴就是标准八颗牙,眼睛笑的弯成月亮后还是我的一倍大。这么说吧,只要靖靖一句话,就算夜里把媒体老师们拎起来,让他们日夜跋涉,远赴千里之外,也没有人会有半点怨言。

 

“熹熹,在吗?最近有空能来参加广汽丰田双擎的高海拔挑战活动吗?”一个工作日慵懒的下午,靖靖把邀请函通过微信发了过来。

 

回想起上一次见到靖靖已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是我和她的初次相遇,是在广汽丰田“极冷、极热、极高”挑战三部曲的第二站--新疆火焰山的极热挑战之旅。

 

收到靖靖的邀请函后,我赶忙跟寅哥交接了一下手中的工作,并暗示他最近没事别找我,否则可能会坏了我的好事。随后便强有力地给了靖靖一个明确的答复,“第二站极热就是我去的,第三站极高我必然不能缺席!再苦再累,为了工作都不叫事~”

 

“好滴熹熹,那我就给你订票了哦~对了,这次是从2800米的格尔木一路开到5000米的可可西里雪山观景台,我因为高反严重就不能陪你了哦~”

 

一盆冰水就这样在寒冷的11月泼到了我的头上,本以为此次能在极高挑战中和靖靖共度一段美好的旅程,谁承想,她居然先斩后奏给我玩了这么一出......您要是不能去,倒是早说啊!现在我要再甩锅给寅哥,说他不让我去,那目的岂不是太明确了?我是又生气又失望,不过稍作冷静后,我突然回想起来,靖靖套路能力的展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说我刘熹豪的天命是为文学而生,那靖靖的天命绝对就是为公关而生了。

 

记得一年前在极热挑战中初识靖靖,是在吐鲁番的酒店入住大堂。见到我后,靖靖赶忙露着8颗牙把我迎到了休息区,一段简单的寒暄,我们竟如同老友般滔滔不绝的聊了起来。我和靖靖有着聊不完的话题,我们都喜欢动物,我们都喜欢猫,于是我们就针对猫咪大聊特聊。聊完猫后又聊狗,聊完狗又聊马,聊完马又聊大象,陆地上走的聊完了又开始聊天上飞的,天上飞的聊完又聊水里游的,最后又聊回了陆地上走的,从大象又聊回了猴子,从猴子又聊回了兔子。

 

“熹熹,你知道兔子为什么不吃窝边草吗?”靖靖睁圆了眼睛,一只手托着她那张可人儿的脸,满眼期待地、深情地望着我。

 

“难道是家草不如野草香?”我回答道。

 

靖靖用手假装打了我一下,随后那双纤纤玉手手就毫无违和感的彻底停留在了我的小臂上,“讨厌啦熹熹~兔子不吃窝边草,一是因为窝边草能当个藏身的地,二是因为在遇到粮荒时,窝边草还能应个急~”

 

我恍然大悟:“合着窝边草是备胎的意思啊!怪不得绿油油的呢!”

 

就在这时,不远处另一位刚签完到的汽车媒体朝我们走了过来,我定睛一看,是我的前同事凯文,他向我招了招手,可我还没来得及挥手示意,靖靖就已经屁颠屁颠咧嘴迎了上去,我赶忙数了一下,竟然一共露出了十颗牙,比迎接我的时候还多了两颗。

 

靖靖笑着把凯文拉到了我旁边,凯文正紧紧盯着红红绿绿的屏幕:“熹豪,最近股市有行情,你要有闲钱可以买点茅台。”

 

“我就算了,月月光。”我回道。

 

“呀!凯文老师你也买茅台了啊~我也买了,食品消费股永远涨~”靖靖都快把嘴咧到耳根子了,露着12颗泛着白光的牙,同时右手已经高高地举在了空中。

 

“啪!”的一声,凯文居然心领神会地在我脸的正前方和靖靖击了个掌......这我就不能忍了,这哪是击掌啊,这分明就是凯文和靖靖一人抽了我刘熹豪一个大嘴巴子啊!气的我转头就盯着凯文准备骂街,结果他小子正咧着6颗牙暗送秋波呢,其中还有两颗是黑的。更上头的是,靖靖刚才还搭在我小臂上的纤纤玉手,已经不知不觉地换到了凯文的胳膊上。

 

“凯文老师~推荐你关注下光伏板块,中国未来想做到碳中和,必定得大力发展光伏,而且现在光伏产业的竞争格局已经明了了,龙头清晰,我感觉是未来十年的下一个白酒板块~”靖靖也掏出了手机,红红绿绿。

 

“靖靖,你说的有道理,那咱们是不是也得关注一下汽车股啊?最近周期股逐渐都有动作了,尤其是新能源车企,你说......”想不到这俩人刚见面就热火朝天了起来,连刚刚我和靖靖的升温过程都省去了。

 

“咳咳......咳咳!抱歉二位我打断下,我领导寅哥让我处理点工作,你们慢慢聊,我先回房了啊!”见他俩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我也插不上嘴,只好不得以又搬出了挡箭牌寅哥。

 

“明见啊~”凯文脑袋转向我点头示意,可眼珠子却依旧死死地游走在靖靖丝质短袖的V字领附近。

 

“熹熹,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哦~”靖靖冲我笑了一下,却只吝啬地露出了四颗牙。

 

我拿起行李,转身离开,身后凯文和靖靖的笑声毫无遮拦地回荡在了酒店大堂的每个角落。

 

经过这件事后,我终于意识到了,原来靖靖不仅和我有着聊不完的话题,而且还和凯文有着聊不完的话题。我才发现,作为公关的靖靖和所有人都有着聊不完的话题。我才发现,靖靖的工作就是和所有人都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拎着行李,站在朝着17层房间快速上行的电梯中,一股前所未有的味道,正顺着我的脖颈处向外蒸腾着。我诧异地锁紧着眉头,“嘶嘶”地快速鼓动鼻腔吸了两口,“他妈的,是窝边草的味道。”

 

 

2

 

虽说靖靖在确定了我能参加这次高海拔挑战赛后,便用高反的理由抛弃了我。但,公私分明的我,既然报了名,去肯定还是得去的,毕竟靖靖发活动确认邮件时已经抄送了我那中立、客观、无戾气的领导--寅哥。

 

由于飞往格尔木的航班是早班机,于是前一晚我早早就躺在了床上。熄灯,打开了每天用于催眠的《樊登读书会》APP后便闭上了眼睛,本以为伴着樊登那毫无波澜的念经声能早早进入梦乡,可令人始料不及的是,靖靖的笑容却率先在我已经合上的眼皮内侧放映起来。杏仁眼、小翘鼻、8颗牙、V字领......随着一声“熹熹你来了~”我的思绪瞬间又被靖靖带回了去年广汽丰田极限挑战三部曲的第二站--吐鲁番极热挑战赛的比赛现场。

 

半梦半醒中,我出现在了一个会议室里,夹杂在诸多媒体老师的中间,听着台上广丰领导气宇轩昂的演讲:“各位媒体老师辛苦了!今天除了让大家见证我们广汽丰田双擎车型不惧高温的品质外,我们还为大家设置了一个节油挑战赛!一会咱们三位媒体老师分为一组!一共六组!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限制内!哪一组抵达火焰山时的油耗最低!哪组老师就能获得今天的大奖--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注意,获胜组的每一位老师都有奖品哦!”

 

我勒个去!我刘熹豪虽说圈速赛从没赢过,但节油赛我也从没输过啊!作为各大品牌节油赛的不败神话,我绝对比现场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该如何夺取这幅苹果的AirPods耳......不对,是捍卫尊严赢得节油赛冠军!

 

必胜秘诀一:必须慢!如果你能成为规定时间内最晚到达的那个人,恭喜你,冠军八九不离十。所以,节油赛的核心就是“比慢赛”。

 

必胜秘诀二:零刹车!必须对前方路况做到充分预判,如果你在弯前才意识到车速过快,且副驾驶的人还在喝水,千万不要踩刹车,踏踏实实洒他一裤裆。

 

必胜秘诀三:负重轻!由于媒体老师一年365天无休,一天24小时奔波,所以在过度劳累的情况下,一般会演化为两拨阵容。其中一拨是“过劳瘦”,体重不过100斤,腿细的连小姑娘都自愧不如。而另一波就是“过劳肥”,体重100公斤以上,注意单位是“公斤”!一个顶“过劳瘦”俩!如果你在节油赛中不幸遇到了这样的队友,我劝你踏踏实实直接板油干到终点休息吧,你绝对与冠军无缘了。

 

必胜秘诀四:零空调。好在这次火焰山挑战官方要求必须全程空调,否则就真出人命了。

 

幻想着晚上耳戴AirPods听歌的惬意景象,我提前一步离开了会议室,根据分车表,率先找到了我的试驾车,3号雷凌双擎版,并占据了主驾驶的位置。没两分钟,副驾驶的车门便被拉开了,我撇了一眼后直接激动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天助我刘熹豪也!”对方竟然是一位瘦的跟麻秆一样的“过劳瘦”队友!

 

“过劳瘦”一边坐进副驾一边跟我打了个招呼,“哈喽~叫我小胖就行。”

 

“额......我叫刘熹豪,你这么瘦为啥叫‘小胖’啊?”

 

他或许是猜中了我的反应,随后五官瞬间舒展成了一副满足脸:“哈哈哈,我小时候特别胖,家里无奈之下便给我开了中药调理,本来体型都调理正常了,结果呢,我妈怕我反弹,就没停药,说再巩固几副,然后就巩固成这样了哈哈哈哈~”

 

“我还以为你过劳瘦呢,今天节油赛我来开吧,之前参加长安、本田、大众.......节油赛我就没输过,我的技术,加你的体重,今天的大奖AirPods绝对稳了!”

 

“太牛X了!我女朋友最近正管我要AirPods呢!”小胖话音未落,便掏出手机直接发了个微信语音:“宝宝~睡醒了吗?你前一阵不是一直想要AirPods吗,等我出差回去送你一个~”

 

听他这么说,吓的我赶忙伸手阻止,虽然我在节油赛上足够自信,但万一碰巧今天发挥失常,难不成还得自费赔他一副AirPods?小胖并没有理会我,而是自信地冲我扬了扬头,随后释放了右手大拇指下的发送按键,就这样,那条语音在毫秒之后,便传到了远在千里之外,他躺在床上的宝宝的耳朵里......

 

他的宝宝一定已经起床了,否则不可能没到半分钟,就用各种搂搂、抱抱、亲亲、爱心的表情刷了小胖手机好几屏。在小胖感受到他宝宝的欢呼雀跃后,瞬间激动地握住了我的手:“刘老师,提前庆祝!提前庆祝下!”

 

“这是3号车吧?”伴随着粗犷的声音,我和小胖一边握着手,一边同时向后转了头。

 

“小胖......你刚才发的语音还能撤回吗?”我俩在看完后座刚上来的第三位老师后,便大眼瞪小眼的在前排凝固住了,小胖随后深深地咽了口吐沫。

 

为何老天爷要如此戏弄我?在给了我一位瘦瘦的假“小胖”后,又给了我一位如此庞大的真“小胖”,一位一个顶俩的“过劳胖”。小胖松开了我的手,低着头看了一眼宝宝给他发的一连串表情,确定就算撤回也没用后,又望向了我,车厢内持续着寂静。

 

后排的“过劳肥”看我俩没回应,便又问了一遍“这是3号车吧?”

 

小胖的下巴已经低沉的抵到了锁骨,我只好担起了回话重任:“是的,这是3号车......”

 

“把空调开凉点吧,这鬼地方快给我热吐了。”后排的大哥发话了。我随着声音看了眼反光镜,大哥活生生把雷凌后排的三张座椅给坐成了两张。

 

就在这时,车内手台滋滋拉拉的响了起来:“各位老师,咱们每组间隔100米出发,这样大家比赛不会互相干扰,今天不用编队行驶,大家按照规定路线自由发挥就行,终点给大家准备了冰棍~好,一号车,发车!”

 

“怎么办...”小胖斜眼望着我。

 

我想不出有什么解决方案,只好无能为力的摊开了双手。

 

或许是小胖对他宝宝的感情过于真挚,怕他宝宝的AirPods落空,只见他双手扒着座椅直接转过身跟后排的大哥摊牌了:“大哥,今天有场节油挑战赛,你也知道......”他深呼吸了一口,在给自己打了打气后,继续说道“你也知道...重量会影响油耗。”

 

“所以呢?”后座大哥语气倒还淡定。

 

“所以您看要不这样......我们一会找个地给您先放下,等到时候我们赢了之后再回来接您,您看这样行吗?”

 

“呵呵,请问怎么称呼你?”大哥气定神闲的问。

“您叫我小胖就行了......”

 

“啥?!”大哥果然也被他的名字吓了一跳,“你这都瘦的皮包骨头了,为啥叫小胖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小时候特别胖,家里无奈之下便给我开了中药调理,本来体型都调理正常了,结果呢,我妈怕我反弹,就没停药,说再巩固几副,然后就巩固成这样了哈哈哈哈~”

 

就这样,小胖把刚才跟我解释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一字不差。讲真的,如果我是他,为了避免天天解释“小胖”外号的由来,我肯定早就改名“小瘦”了。

 

大哥这边依旧面无表情,“行,小胖,咱俩算一笔账,我220斤,你体重不过百吧?”

“对,早上拉完屎刚好90斤。”

 

“怎么称呼你?”大哥看向了我。

“我叫刘熹豪,拉完130斤。”

 

“这帐就算明白了,我拉完215斤,加上这哥们的130斤,等于325斤。325斤除以3后,也就不到110斤,比别的车还轻。所以小胖你下车这事就都解决了。”

 

后视镜中,大哥依旧神情放松的摊在后座上,可眼神却一直在上下打量着小胖那一把就能撅断的身躯。不可否认的是,大哥这帐给小胖算得是明明白白。小胖理亏,只好转回身彻底闭上了嘴。

 

见前方2号车在教练指示下驶离发车区后,小胖终于动了,“记得把我那份赢回来!”他悲壮而低沉的说完后,竟直接解开了安全带卡扣!他这是要下车啊!

 

我一把擒住了小胖的手腕,坚定地看着他的双眼说:“相信我!”

 

其实,我之所以要留下小胖,主要是因为他干事太绝了,八字还没一撇就跟他家宝宝许诺了AirPods,这我万一要是输了岂不就跟他结下梁子了。所以我必须要把他留下,因为这样一来即使最终我输了,我也可以把锅甩给后排220斤的大哥。

 

这时后排大哥发话了:“就一破苹果无线耳机,至于得~吗~”

“不至于不至于~”我赶忙缓和着车内气氛。

 

前方教练开始示意我们的3号车可以出发了,“我从来没输过”我又给了小胖一个坚定的眼神,随后放开了他的手腕。

 

在把双擎雷凌的挡把拉到最后方的强动能回收B挡后,我轻轻踩下了油门,车子也随之缓缓动了起来,至此,这趟火焰山的极热挑战就算是开始了。迎接我们的,除了连孙悟空都不放在眼里的牛魔王,还有着接近50摄氏度的空气温度,以及火焰山90摄氏度的地表温度。

 

全程60km的路程,其实在国道+高速路的路况下正常开一个小时准到了。不过我早就在心中做好了战略部署,必须把官方给的2个小时限制时间用尽,尽可能把车速保持在60km/h以下,并且在换手点不停靠,全程由我一个人开完。至于空调的温度,我也偷偷调高到了27度,并把风量调到了最小。

 

开赛后一切都如我预料的那样发生着,不到一刻钟,在我之后发车的4、5、6号车便都依次超过了我。最逗的是,在被超越的过程中,我们相互都会注视着彼此,同时脸上都会洋溢着不可言喻的笑容,甚至还会相互招手告别。

 

“他们笑什么呢?又不是比谁到的早。”小胖一副奚落对方的表情。

“不知道,可能是晒傻了吧。咱们现在的表显油耗是2.3L/100km,按他们的开法,AirPods绝对稳了。”

 

后排的大哥这时候发话了,“当车速达到80km/h时,60%的动力会用来与风阻较劲;当车速达到120km/h时,80%的动力都会浪费在克服风阻上。你这么开没毛病~”大哥有理有据的肯定了我的操作。

 

好消息是,最后发车的6号车在超过我们后已经消失在了前方的视野里。坏消息是,远方隐隐约约又出现了一辆双擎雷凌的身影。

 

“刘老师!”小胖和我同时发现了那台雷凌。

“你能看见那台车后面贴的是几号吗?”我问。

 

“离得太远了,不过我能感觉咱们两台车在逐渐靠近!”小胖即使打开华为手机的摄像头也没能看清前方雷凌车尾的圆形号牌写的是数字几。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屏幕,前方雷凌车尾贴的竟然是一轮圆月!

 

没过多久,那台雷凌已经从芝麻大小变成我和女公关开着丰田双擎去了趟可可西里(上)了黄豆大小,为了能看清数字,小胖一直在不停摆弄着他的华为手机。

 

“妈了个巴子,是1号车!”一声怒吼在我耳旁炸开,吓得浑身我一激灵,赶忙转头查看情况,只见后排大哥整个人扒在我的座椅上,嘴里喘着粗气,和我距离近到几乎脸贴脸。

 

我转回头后定睛一看,前车贴画中间果然只有一个竖道,“真的是1号车,第一顺位发车的1号车!”

 

遇到对手了......完了这可坏了......车速相同就看谁的重量轻了,我松开了油门,可即使在动能回收的拖拽下,我还是逐渐滑到了1号车的侧面。

 

只见1号车内,三个体型匀称的小伙即刷刷的看向了我,随后我又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将后排挤占成双座的大哥......看来,我的不败神话今天就要被打破了!

 

“这帮孙子!”后排的大哥用力朝小胖的椅背锤了一拳,吓得小胖直接把手里的华为手机飞到了前风挡。

 

大哥气的连着倒了三口气,“看这帮孙子的左侧车窗!根本没关!他们车里肯定没开空调!我要举报他们!”大哥气冲冲掏出手机,拨了个微信电话。

 

“喂~孙老师~”电话那头是个熟悉的女声,如此软糯的声线,一定是靖靖。

“妈了个巴子,我要举报!我要举报!”大哥对着声嘶力竭地吼着。

“孙老师,您先消消气~您这是怎么了?您要举报什么呢?”靖靖用关切的语气问着。

“妈了个巴子!妈......”

 

看大哥有点上头,我赶忙提高音量帮大哥表达了心中的不满,“是靖靖吧!我是熹熹啊!刚才我们经过一号车,发现他们根本没按比赛规则开空调!这是不是得取消他们的比赛资格啊!”

 

“啊?这么热的天不开空调怎么受的了啊?”靖靖在电话那头倒是先关心起了作弊的1号车。

“先别受的了,受不了的!我们要得不了冠军,赢不到AirPods,我车里有位小兄弟第一个受不了!你先说这不开空调该怎么处理?”其实我对AirPods的渴望程度一点不输小胖。

 

“我也不清楚啊,你等会,我打个电话问问一会给你回过去啊。”靖靖挂了电话,后排的大哥又上劲了,“关了!咱们也把空调关了!搁谁俩呢!”

 

我还没发话,隔壁的小胖已经把车里的空调关了,并把车内官方准备的小风扇分给了我和大哥,“跟他们拼了!”小胖见状也气的够呛。

 

“干他Y的!搁谁俩呢!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是干哈的吗?”后排刚才还瞧不上苹果破无线耳机的大哥,此刻明显已经上了头。

 

“大哥,您年轻的时候是干啥的呢?”既然大哥发问了,我作为北京人,自然得发挥天生的捧哏技能,引导大哥把话说完了。

 

“我年轻的时候是干哈的呢......”大哥瞬间气势全无,竟小声嘟囔起来。

 

我才明白过来,合着大哥刚才那句话“知道我年轻时候是干哈的吗?”原来对于他自己而言也是个问句啊!

 

就在这时,大哥把身体从前排座椅的中央过道探了过来,掰着手指头跟我和小胖讲述起了他年轻时的光辉往事,“那时候我还瘦。”大哥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跟你体型差不多吧。那时候,每天晚上我和兄弟几个就在街上游荡;我们谁都不回家;我们唱着歌在大街上没完没了的走;我们对着那些穿着貂的老妹儿说着下流的话;我们用石子将街上的路灯一个一个歼灭;我们在深更半夜去敲响一扇扇的门,等他们起床时,我们已经逃之夭夭;我们把自己关在门窗紧闭的屋子里,使劲地抽烟,让烟雾越来越浓,直到看不清对方的脸;我们每个人都踩着一箱啤酒彻夜的喝,直到东方依稀透亮,然后开着车去爬山,就连3块钱的门票钱都不让Y们赚!我们......”

 

大哥依然在口若悬河,炫耀着年轻时无业游民的混混生活,听的我和小胖已经目瞪口呆。要不是靖靖及时打来的电话,今天真不知道大哥接下来还能交代出多少当年犯下的罪行。

 

“喂~熹熹~我问完了,在终点我们有检查空调的工作人员,如果空调是关着的,最后是有惩罚措施的。”

 

“明白了靖靖,谢谢啦~”既然靖靖都已经透了老底,那我们也无所顾忌了,只需在终点前把空调和AC打开,这事不就结了吗!

 

“对了,熹熹,我们正在阶段性统计油耗,你们现在的表显油耗是多少呢?”

我看了一眼仪表,在刚才关了空调后,我们的油耗在迅速转好,“目前的表显油耗是2.1L/100km。”

 

“哇塞!熹熹你好厉害呀!竟然能把油耗开的这么低!”电话那头靖靖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

“主要还是你们丰田的双擎太给力了~对了,我们现在的油耗是最低的吗?”

 

“不是诶~1号车油耗比你还低0.2,目前是1.9L/100km。”

 

赛程已经过半,我们也行驶上了限速最低60km/h的高速路,道路两旁林立着巨兽般的红色山体,在烈日的炙烤下,呈现出了火星般的死寂,没有动物、更没有一丝绿植,眼前有的只是被高温蒸腾的波光粼粼的笔直通天公路,以及和我们交织在一起的缓慢行驶的1号车。我们之间0.2L的差距虽然看似不大,但在重量不占优的情况下,我们赢得比赛的概率,用最乐观的心态估算,也只是零。

 

密不透风的车厢,加之头顶开到最大照射强度的烈日,后排大哥被炙烤出的人肉味已经填满了车厢的每一个角落,座椅的海绵填充物、顶棚的绒布,就连空调滤芯都感觉被大哥呼出的油气混合物堵塞了透气孔。

 

此时此刻,我仿佛卡在了一个空间狭小的微波炉里,无法翻身,无法逃离,只能肆意的被灼烧,并强制咽下大哥的人油味。

 

“我们尽力了,刘老师......不行就算了吧,咱们把空调打开吧......”没想到,率先放弃的竟然最初视死如归的小胖。

 

我没接小胖的话,后排的大哥突然撑起了身子,翻腾起了车内的补给包。

 

“小胖~”这是大哥第一次称呼小胖的名字,“把这个藿香正气喝了,化学降温,咱们不能让那帮作弊的孙子得逞!”大哥半睁着眼睛,状态看着也不太理想。

 

虽然我强忍着高温嘴上没打退堂鼓,但我也能清晰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此时此刻,我的指尖连着胳膊逐渐像通了电一样在发麻,岩浆般滚烫的胃液时不时还会跑到嗓子眼来串串门,顺便熨一熨我的食道,这明显是中暑的前兆,“大哥,帮我也拿一个藿香正气吧......”

 

我们一人手持一瓶藿香正气液,互相打量了一眼,虽然各自的眼神都略显飘渺,但眉宇、唇齿间却又十足坚毅!

 

“妈了巴子,削他一号车!”大哥把藿香正气液举过了头顶。

我和小胖也随着大哥举起了藿香正气液,“妈了巴子,削他一号车!”一声怒吼,三人仰脖后一饮而尽。

 

“真他妈的苦!”小胖五官被苦的缩成了一团。

“良药苦口!”大哥说完后自己又续了一瓶,“熹豪!再来一瓶吗?老爽了!”

“大哥您来吧,我再整就吐了!”我看着后视镜里的大哥说。

 

就在我把视线从后视镜重新移回身旁的1号车时,突然眼前莫名灵光一闪!我刚才貌似看到了什么!我赶忙又把视线移回了后视镜!后方正有一台体型硕大的大货车在不远处和我们同向行驶着。

 

“有救了!有救了!”我扯着嗓子呐喊着,脚下赶忙松开了油门踏板,在双擎雷凌B挡的强动能回收制动力下,我很快就减速到了1号车的后方。

 

透过侧挡风玻璃,1号车里的人脸上都带着难以言喻的笑在看着我,似乎以为我们出了状况。而此时车内的两位乘客,小胖和大哥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我,“怎么了熹豪,为啥还减速啊?”

 

“瞧好吧两位!”随着车速的降低,1号车离我们越来越远,但后方的大货车却在飞速向我们贴近着!

 

20米、15米、10米、5米,大货车终于并排出现在了我们的左侧,就在它超越我们的一刹那,我一个左打轮,就并到了大货车的身后。

 

霎时间,从转向到油门,我脚下的这双擎雷凌明显变得轻盈起来,就连风噪分贝都瞬间小了一个听感。由此看来,我已经成功蹭入了大货车的真空区!今天我刘熹豪翻盘的机会终于到了!

 

“3号车,3号车!呵呵,你们不会是想吸尾流吧?”车内手台滋滋拉拉发出着令人作呕的声音,1号车无疑了。

 

我轻描淡写地拿起了车内的手台,抵在嘴边后,写意的按下了说话键:“天赐大车替我撞风!双擎雷凌带我驰骋!......”

 

本想触景生情,赋诗一首的我,没想到竟然在第二句就灵感枯竭了......我慌了,按住说话键的手心不断向外渗出着汗液,时间一秒一秒的在流逝着,“嗯...嗯...”难到我刘大才子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于火焰山了吗?!

 

就在这时,小胖英勇地替我解了围:“藿香正气带我起飞!”紧跟着,后排的大哥也把脸凑了上来“AirPods我带回家了!”

 

“绝了!绝了!我们太有才华了!”小胖凭借着臀部的力量,在副驾座椅上蹦蹦跳跳了起来,而后排的大哥,用手使劲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后也欣慰的笑了。

 

我松开了车内手台的实时对讲按键,1号车再无回应。

 

在大车后方真空区的牵引下,双擎雷凌仪表上的百公里油耗数字从2.1L逐渐降到了2.0L,而这0.1L的变化再次点燃了整个车厢,随即大哥的手和小胖的手都依次搭在了我的身上,好似在向我输送着他们的气力,好似我们已经实现了合三为一!

 

我瞪圆了眼睛,整个人已经进入到了自动驾驶模式,眼球是接收器,双手是执行器,拐弯动作完全交给了下意识,至于大脑算力,已经100%支配给了我的右脚脚踝。因为此时我的右脚才是能将胜利从1号车手中夺回来的关键所在,脚面多抬高一度,我可能就会错失前方大卡车的真空区;脚面踩深一度,我们的AirPods就少了一支。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一个不经意的低头,仪表上的油耗竟已经下降至了1.9L/100km!我的嘴不由地发出了激动的“啊啊啊...”声。我期待着车内战友们的回应,从而打破此刻我只能发出“啊啊啊...”声的僵局。但没有回应,就是没有回应,依然没有回应。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小胖、大哥仨人已经很久都没说话了。后视镜中的大哥斜靠在门板上,右手已经呈五指松弛地摊在了座垫上,刚才还握在手中的风扇已经飞到了座椅的另外一端,面朝下,毫无目的地吹着热风。

 

我把目光望向了副驾驶,整张座椅已经躺倒,歪在上面的小胖像是睡着了,眼皮看似合在一起,但中间却始终留有一个缝隙,透过缝隙后能清晰地看到他的黑眼球在左左右右微微颤动着。

 

我想唤醒小胖,但此时手握方向盘的我却已坠入了黑洞,我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却无能为力。我的双手依旧在驾驶着这辆车,依旧在跟车,依旧在拐弯,这一切都是这双手在干的事,但如果这双手是我的,为什么他不能把窗户打开呢?如果这双手是我的,为什么不能把小胖摇醒呢?如果这双手真是我的,为什么他不能狠狠地抽刘熹豪一个大嘴巴子呢?!

 

“大哥...大哥...小胖...小胖......”我呼唤着他们,但音量却只有耳语般大小。更恐怖的是,我眼前已经在回放前半生的画面了。

 

我看见了儿时的刘熹豪,他正端坐在方块显示器前,看着奇幻电影《BIG FISH》。里面的男主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选择在一个黑夜踏上了危险的丛林之路。丛林中一片漆黑,很快男主就彻底的绝望和迷路了,那片森林即将成为他的坟场。突然间,他的双脚被大树怪的枝干缠绕了一圈又一圈,随后越来越多的枝干也紧紧地绑在了他的身上,似乎男主的生命即将戛然而止。而就在这时,男主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这不是我的死期,我不是这么死的。瞬间,大树怪便松开了缠绕男主的树枝,周围的森林也恢复成了正常的状态,随后男主继续踏上了他的探索之旅。

 

这不是我的死期,我不是这么死的......我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张开了嘴,蓄力着,蓄力着,用尽全力,终于喊出了声音:“大哥!大哥!小胖!小胖!”呐喊过后,我才意识到我的心跳声已经快的连成了线,我才意识到我的意识刚刚已经随着水分一同被头顶烈日的炙烤夺走了。我继续用力扩张着嘴巴,尽全力鼓动着胸腔,试图把车厢内最后一丝氧气都存到我的肺泡里。

 

“油耗已经降到1.8啦!啊啊啊啊.....”一滴液体划过了我的脸颊,最终停留在了嘴角,是咸的,是我的眼泪,我此刻并没有感到伤感,可眼泪就是这么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嚓嚓嚓”,副驾传来了衣服摩擦的响动声,“熹...豪...咱们是赢了吗?”小胖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胖......我感觉我快窒息了......你能把窗户打开吗?”

 

“啊?我试试啊......”小胖刚说完话,便又昏睡了过去。

 

我的第二滴泪又滑落到了嘴角。

 

“胖......”

 

“吱吱吱......”副驾的玻璃如同通往人间的大门,伴随着圣光一点一点打开了,瞬间车外大股大股的氧气从副驾驶的窗户灌进了我的血液里,同时也灌进了大哥的肚子里。

 

“我啥时候睡着了......”大哥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捡起了遗落在一旁的小电扇,“熹...熹豪,咱们这是到哪了?”

 

我看了眼导航,“还剩不到2公里就到火焰山了,还剩不到2公里就能见到铁扇公主了......”

 

“快...快把窗户关上,小胖......”大哥撑了撑身体,继续说“快...把车辆调到纯EV模式,我们在终点前把所有的电都给用光。”

 

小胖把窗户又升了回去,我把双擎雷凌调整到了EV模式,在大哥的精密部署下,我们已经做好了终极一战的准备!

 

2公里后,在终点的大型停车场前,我一把右打轮终于离开了哺育我一路的大货车真空区,我目送着这台庞然大物继续朝西天驶去,我目送着这台庞然大物的轮胎继续撕扯着路面,仿佛压过的路面都被它扒了一层皮。

 

停车场前竟然堵的大排长龙起来,不过我依旧气定神闲,因为此时此刻,我的双擎雷凌在低速依旧是纯电行驶的状态,同时此时此刻,仪表上的平均油耗也早已降到了1.7L/100km。

 

我转头看了眼小胖,他冲我笑着点了点头。我又回头看了看大哥,大哥抬起胳膊给我比了个大拇指。

 

“大哥,到终点了,赶紧把短袖套上吧哈哈哈。”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这胸型还行吧?”大哥冲我打趣道。

 

拐进停车场,包括1号车在内的5台双擎雷凌已经按顺序停好了,广汽丰田的工作人员引导我们拐进了停车位,然后敲了敲我的车窗。

 

“我靠!完蛋了!咱们最后忘开空调了!”听到小胖低声的尖叫,我的大脑“嗡!”的一声变成了空白,右手却在下意识的带动下,迅速点开了车内的空调。

 

主驾驶的车窗已经完全打开了,但此时车内还没有一丝凉意,我们三个瞪大了眼睛,紧闭着嘴,甚至紧张到把嘴唇都缩进了口腔里。

 

只见广丰的工作人员把头探进了车内,看了看仪表上的数据,“1.7L/100km......”他嘴里嘟囔着,随后在手中的表格上迅速写了几笔,“恭喜你们,你们是本场冠军了。”

 

在听完工作人员的陈述后,我们的嘴角不受控地上扬了起来,一副小孩闯祸后没被发现的表情,偷笑着,并享受着偷笑。工作人员背身离开了我们的3号车,刚走出一米,就被刚刚1号车的三位媒体老师围住了。我随即关上了主驾驶的窗户,看着那3个人捶胸顿足的样子,“嘻嘻嘻嘻嘻嘻......”的欢笑声从我的鼻孔中溜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率先打破了车厢内的沉寂后,我和小胖直接炸开了锅,“哈!哈!哈!哈!哈!”我们这哪是在笑啊,我们这分明是在喊啊!我朝着小胖不停的喊着“哈哈哈哈哈!”小胖朝着大哥喊着“哈哈哈哈哈!”大哥朝着天窗喊着“哈哈哈哈哈!”

 

我们太开心了,我们在火焰山脚下的停车场笑的比牛魔王还开心,笑的比铁扇公主还开心,笑的比红孩儿还开心,笑的比孙悟空还开心!此时此刻我们就是太上老君,我们就是玉皇大帝!

 

冷风很快就充满了车厢,在寒意的驱使下,我半梦半醒中往上提了提被子。11月还没来暖气的北京宛如冰窖,我闭着眼睛摸出了压在枕头下的手机,眯着眼点亮了屏幕,时间已是凌晨3点,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乘着飞机去往丰田极限挑战的第三站--5000米的昆仑山口了,“再咪一会吧......”闭上眼,靖靖的V字领又映在了我的眼前。

客观不要急多看看一会就学会了给个赞呗! 可以留言,可以投稿,可以免费宣传!
weinxin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 本文由 发表于 11月 28, 202015:37:1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k88.net/2020-1129-6.html
    免责声明
    非常感谢您的访问。在您使用本网站之前,请您仔细阅读本声明的所有条款。
    1、本网站属于个人网站,本分开放互享的原则,本网站的内容均为站长提供、网友推荐、互联网整理而来,仅用于广大网友学习研究使用,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及时纠正。
    2、本站内容不保证其完整性、正确性,但是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去确保提供信息的完整性及正确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正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
    3、对由于使用本站所产生的任何直接、间接或偶然性的损失或破坏,无论该损失或破坏是否源于疏忽、违约、诽谤、侵权甚至电脑病毒等原因造成的,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4、本网站所有内容(网络,素材、图片),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在转载有关文章时务必尊重该文章的著作权,保留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6、本站文章内容,如果来源于互联网,我们会标明其来源,如果属于本站原创整理互联网资料,请您转载或者使用该文章时尊重本站及其互联网作者的著作权,注明其来源。
    7、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与分享,我们真诚的希望,本站的每一份正能量能带给正在访问本网站的您提供有效的帮助,并且能在互联网自由传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站。
二手车收车合同二手车买卖合同卖车合同 资讯快文

二手车收车合同二手车买卖合同卖车合同

二手车收车合同范文下载,二手车交易合同二手车买卖合同范文下载。 二手车收车合同二手车买卖合同卖车合同 很多人买卖二手车不放心需要合同今天给大家提供一份二手车交易范文喜欢的可以下载。 卖方保证车辆手续合...
女生的性快感和糕潮是怎样的体验 资讯快文

女生的性快感和糕潮是怎样的体验

根据Masters和Johnson首先提出的理论,女性的性反应周期包括性兴奋期、兴奋上升后的稳定期、高潮期及衰退期。 当你与喜欢的男生有所接触时(包括语言、肢体接触等等),身体就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最...
中国手机网站前100名是哪些 资讯快文

中国手机网站前100名是哪些

在中国其实很少有人去想过中文网站全国排名榜,也就是说中国国内亿万网站排名如何今天我们讨论下。 上次我们谈了中国电脑网站排名前100名,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手机网站前100名是哪些? 根据访问量,根据权重排...
中文网站全国排名榜 资讯快文

中文网站全国排名榜

在中国其实很少有人去想过中文网站全国排名榜,也就是说中国国内亿万网站排名如何今天我们讨论下。 首先呢?我们先谈电脑网站排名顺序,根据访问量,根据权重排名如下: 以下3图为中国网站前100名有哪些 那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